首頁 > 河南文化 > 微型小說 > 正文
欠債還錢
導讀提示:女人給福貴做了兩個好吃的菜,還打開了一瓶酒。好吃好喝之后,早早上了床。在床上夫妻二人溫習了一下新婚時候的功課,安靜下來之后,女人就問起福貴這段時間都有哪些經歷。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■原上秋(新鄉市)
   女人從廚房出來,瞅著丈夫福貴手拿遙控器一直換臺,一臉不快。就沒好氣地問,李震拿走的錢,啥時候要回來?福貴說,我打聽好多人,都不知道他在哪里,還不知道有他沒了。

   女人說,滿世界找啊,天天坐家里能等來?說完,扔過來5塊錢,讓去買鹽。

   福貴關了電視,拿起5塊錢,下樓朝門口超市走。走不多遠,遇到久未謀面的熟人老劉。老劉說,李震拿你的2萬塊錢給你沒有?福貴說沒有。老劉說,有門兒啦,跟我走吧。

   福貴就跟著上了公交車,坐到火車站,老劉又擠擠嗡嗡買火車票。

   福貴說,這是到哪啊,我的鹽還沒買,家里也沒說一聲。老劉說,買鹽重要,還是要錢重要?福貴說,要錢重要。

   老劉讓福貴別說話。他把兩張火車票噙到嘴里,拉著福貴過了檢票口,坐上一列綠皮火車。

   火車咣咣當當出了城市,走走停停,天黑的時候到了大山里。老劉招呼福貴下車。他們到了一片散亂的窩棚里。在這里,福貴見到了李震。

   李震很熱情地請福貴喝酒。見李震一次不易,福貴提出要他的2萬塊錢。李震說,相信我不?福貴說相信。

   李震用手拍拍福貴的肩膀,說絕對不少你一分。福貴和李震光屁股的時候就在一起,但絕對是兩類人。李震的心眼兒星羅棋布,福貴和他在一起,老覺得不踏實。五年前李震提出借2萬塊錢給他,說好2分利息。李震說,還不了錢,家里那塊地歸你。李震的地在那呢,三畝多,咋也值個幾萬。

   等福貴把錢借給他,才知道那三畝地有了新主。
   
  第二天,李震讓老劉安排一下福貴。老劉說,你在這里幫忙做飯吧,一天給你開100。既然來了,總不能空著手回去吧。福貴就扎上圍裙做了一天飯,老劉給福貴100。

   就這樣,福貴每天煙熏火燎地侍弄一二十個人的飯,不說味道,燒熟就好。

   一晃幾個月過去了,估計能拿到2萬的時候,老劉問福貴想不想回家。福貴突然夢醒似的在心里涌動一股對家里不辭而別的歉疚。他說,想。

   算上這期間的花銷,2萬塊錢有一個小的缺口。李震說,誰讓咱是從小玩尿泥長大的朋友呢,我給你補齊湊個整數。
   
   福貴揣著錢回家了。等他出現在家門口的時候,他的女人驚呆了。女人說都三四個月了,你到哪去啦?我都上派出所報了案了。
   
   福貴從懷里掏出那2萬塊錢,放到她面前。

   福貴說,我出門買鹽的時候,遇到老劉,老劉說能找到李震,我就跟他走了。
不管咋說,丈夫安全地回家了。女人給派出所打電話,說男人回來了,說了一些感激的話。

   女人給福貴做了兩個好吃的菜,還打開了一瓶酒。好吃好喝之后,早早上了床。在床上夫妻二人溫習了一下新婚時候的功課,安靜下來之后,女人就問起福貴這段時間都有哪些經歷。

   不等福貴說完,女人一下子爬起來,問,2萬塊是你掙的工錢,還是要回來的帳?
福貴一臉茫然,他也說不清。
女人朝福貴身上一陣亂打,并要他再去找李震,把那2萬塊要回來。

   第二天天還不亮,女人就督促福貴上路。福貴汽車火車地一路顛簸,居然摸到了地方。老劉見了福貴,一驚。福貴就說了要錢的事兒。老劉問,錢不是拿走了?

   福貴問,拿走的2萬塊,是工錢還是還我的款?

   老劉拉著福貴到了一處工地,指著正在干活的一群人,說,看到沒有,這些要賬的來自全國各地。他們可沒你運氣好。我告訴你,他們走的時候,可能有人連路費都沒有。

   福貴一聽,驚出一身冷汗,再不敢提要錢的事兒,只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。


   作者介紹:
   原上秋,男,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,新鄉市作家協會秘書長。長期在軍隊從事文字工作,業余時間進行文藝創作練習。先后在《解放軍文藝》《前衛文學》《北京文學》《牡丹》《短篇小說》《小說月刊》《法制日報》等發表作品。《帶刀的女人》、《尋找會飛的魚》等作品獲取中國小說學會評選獎項。


關注熱詞: 原上秋
本文來源:
版權聲明:
魅力河南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均來源互聯網絡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!
推薦閱讀
圖片新聞
三级片电影网站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